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中心 > 攻城打援 >

围点打援怎么破?

归档日期:07-01       文本归类:攻城打援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3.内线能够长期死磕,把运动战改为阵地战消耗战拼消耗,(一般来说,出击的一方后勤压力会打得多,拼消耗对攻方不利,时间越长越不利),看作风。

  4.守援两线精妙配合,里突外闯内外合击打开缺口或击溃敌军主力(围需要四面布防,跑只需要打开一个方向就行,更利于集中兵力),看指挥。

  5.如果以上都没信心,那就采用国军最擅长的方式:友军有难,不动如山。理论上也可以破解围点打援的……我不去援了,你打个毛援啊?

  春去秋来不知人生几多寒热,亲疏遇合漫历人间世态炎凉。树欲静而风不止啊。

  实际上,解放军围点打援胜利的主因还是机动性和隐蔽性两条。隐蔽性主要取决于组织能力。机动性包含组织能力、硬件配置和军事训练等因素。

  以抗战为例,抗战时期,日军步兵的机动性超越了军,而八路军的机动性又超越了日军。这有个反例,比如说日军在保卫堡垒线的时候经常出动汽车,导致八路军攻打据点的行动被迫仓促停止。这种日军凭借汽车快速出动的情况,主要体现在小部队的应急出动上。在大兵团运动时,日军可以凭借汽车、骡马实现较快的运动,但是主要还是依靠步兵的脚板。日军在步兵训练时对行军是有要求的。但是国军的问题是他们连饭都吃不上,在同样以士兵为消耗品的情况下,国军的壮丁经常成为廉价的消耗品,不能真正发挥作用。结果在抗战时期,国军经常出现打打不过,跑跑不掉的悲剧情况。好在国军还是找到了逃跑技巧,就是往日军攻击路线的两边逃跑。这样果然就不会被追上了,因为人家没追。然而需要保卫的战略目标也就敞开了大门。

  八路军在抗战时期进一步训练了机动性。八路军在抗战时期需要打很多游击战,但是他们本身就是日军攻击目标,往两边跑的投机取巧的机会不多,因此主要依靠赛跑。而且,八路军经常需要阻击日军,为群众和机关转移争取时间。争取到时间以后再撤退,也只能赛跑。最终八路军步兵的机动力明显得到锻炼。与此同时,的军事思想里也特别强调运动战,对军队机动性要求很高。最终就形成了解放军高度重视机动的练兵思想。

  这样,到了实战中,机械化程度整体上甚至不如日军的军在与解放军交战时,就遭遇了打得赢就追不上、追得上就打不赢的尴尬局面。

  特别是军的军事建设很烂,始终没有实现军事组织上的均一性。军自己的军备分配不平衡,导致各军始终存在机动能力不一致的问题,严重拖累了整体机动性。装备精良的中央军依靠大量汽车和骡马运送物资,士兵轻装上阵,跑得快;装备较差的杂牌军缺乏汽车,甚至缺乏骡马,甚至连民夫都缺乏,士兵吃不饱,还要多扛东西,跑得慢。

  就在这样的背景下,军又错误地配置了军队。按照自古以来的通常配置,应该是跑得慢的部队在中间,跑得快的部队在两翼。比如说唐军的战术就是步兵在前,骑兵在侧后;宋军觉得自己战马多得用都用不完,把战马都卖了,在这方面讲究不多,但是也知道将骑兵放两边;明军也是这样做的。现代战争中也注意以步兵阵线吸引敌人,装甲兵从侧翼突击。但是委座为了保护自己的嫡系中央军,针对解放军的围歼战术,搞出了“硬核桃+烂葡萄”战术:让精锐的中央军在中间安全行军,让不受待见的杂牌军在两翼提供预警。结果实战中就出现了任意一侧的杂牌军挨打,中央军要么就不急着救援,导致杂牌军被歼灭,运输大量武器装备给了解放军;要么中央军迅速去救援,另一侧的杂牌军就暴露了,结果解放军一看机会来了上手就吃这头的……于是变成了声东击西的绝好靶子。

  解放军经常说要调动敌人。很多军迷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但是孙子兵法讲,非尽知用兵之害者不能尽得用兵之利。调动敌人这一点,不尽然都是好处。在即时对战活动中,你的每一次行动都会调动敌人,这是正常现象。聪明的将军,会通过自己的调动,让敌人按照自己的安排去行动。愚蠢的将军,会通过自己的指挥,调动敌军使之形成歼灭自己的有利态势。比如说擅自发动进攻,吸引了敌军主力,然后自己所部身后是己方的物资集结地,然后你又扛不住……

  到了解放军与十六国联军作战时,志愿军发现十六国联军战斗力良莠不齐,就又抓住了这一缺点,重点打击弱敌,然后在火力加强之后,吃掉强敌。比如美军指挥下的十六国联军最初采取的是分段布防的战术,于是志愿军就先干掉韩军,然后包围美军。美军就发挥自己机动性好的特点,拼命逃跑。志愿军为了歼灭美军,就多次派遣小部队深入美军后方打阻击,企图吃掉美军。美军面对这种上来就要包圆的打法,很自然地就误以为自己被德军闪电战给干了,于是跑得更加疯狂,以至于出现过美军坦克部队越过志愿军小股阻击部队之后直接跑了也不肯回头帮助后续部队攻击志愿军的现象。

  解放军的围点打援,本质上是打弱敌。利用自己的机动性,将强大的敌人从坚固的据点里调动出来,让敌人变得衰弱,然后进一步利用地形或者阵型削弱敌人,从而在野战中围歼敌人。

  要破解这样的围点打援,只有两个办法,一是加强防御能力,撑到援军打过来;一是加强机动能力,特别是野战能力,从而突破阻击。这两点都需要很好的组织性。问题就在于军缺乏组织性。而缺乏组织性的原因就在于消极抗战和拖延改革。

  因为消极抗战,军未能因为战争而有效提升自己;因为拖延改革,方面不具备操控庞大军队的能力。

  以蒋介石为代表的反动派存在严重的误判。在凝聚力方面,委座完全误判了形势。因为抗战的缘故,国内凝聚力是大大提高的。这可以说是抗战加成。由于这个加成,委座可以控制更多的军队。但是抗战一旦结束,这个加成就消失了。不但如此,很多人觉得外敌被赶走了,不用牺牲了,可以回家了。这个时候,凝聚力甚至有可能比战前还要低。也就是说,如果委座在抗战中没有进步,那么他实际能够有效控制的武装应该比战前还要少。但是,委座这个时候只看到了自己手里的兵比战前多多了,他觉得自己优势很大,他觉得自己空前强大。与此同时,委座自己也没有进行社会改革,在战后接收沦陷区的时候,搞出了“劫收”的闹剧,形成与日寇比烂的局面,痛失民心。他自己在这种时刻还积极谋求打内战,而不是谋求推进社会改革、承担政府责任,于是进一步违背了民心厌战的大趋势。整体而言,他对国家的控制力都严重下降了。而在这个时候,委座又进行了一定规模的裁军。裁军原本是一个很好的整合机会,但是委座乘机排除异己,对裁撤军官的处置失当,闹出了哭陵事件,对军心民意都是打击。此后又不断暗杀知名人士、强硬对待学潮……可以说,以委座为代表的国府,凝聚力已经下降到一个危险的地步。但是他却觉得自己优势很大。

  所以蒋介石发动内战,本质上是以山崩之势去进攻解放军,于是他自己就崩了。之所以到处都是围点打援,就是因为蒋介石的军队内部到处都是一拉就断的脆弱联系。

  说不动如山肯定不对,除了前面答案里提到的围魏救赵之外,解放战争里国军的中心开花战术也不是没有成功过的例子。

  破围点打援首要的一点就是内线部队不能很快就崩溃,在解放军通常会以绝对优势兵力攻城、且往往请报上也棋高一着的情况下,军队想要保证内线不立刻崩溃一要靠主官个人的能力,二是或多或少需要依赖一定的外部条件。前者的例子如羊山集的宋瑞珂、豫东战役和淮海战役里的黄百韬、四平的陈明仁等;后者的例子就比较多了比如1946年的泗县战斗,皖北地区连降暴雨以至于山东野战军攻城部队甚至不得不在齐胸深的水里行动,弹药大量受潮失效,且因大水阻隔,外部的阻击阵地无法很好的设置最后的结果就变成了22个团的攻城部队硬是拿不下桂系第7军两个团的守军;羊山集也是大量降水导致攻击受阻;孟良崮上的张灵甫其实也没有那么不堪,华野原定计划是24小时解决掉74师结果对方还是守了接近3天;南麻、临朐战役依托的是山地地形加上华野自己分兵导致的重火力不足,在进攻过程中又遭遇山洪暴发的关系。

  还有一点就是增援部队一定要坚决,不能犹豫徘徊。孟良崮战役里黄百韬差一点就增援到位,那样的话张灵甫的中心开花可能就实现了;南麻战役里外围的援军赶到以后守将胡琏激动地流下了眼泪;豫东战役里的黄百韬兵团原是增援区兵团,但自己被围之后立刻就地转入防御,死死拖住已经疲惫不堪的华野攻击兵团,生生把华野计划中的歼灭战(或至少是重创)打成了消耗战,最后撤退时也颇为狼狈,一段时间内华野第1兵团都失去了持续作战的能力转入休整。

  当然了,因为军队内部的派系矛盾、个人恩怨等诸多原因,“坚决增援”往往不能实现,结果屡屡使得军队在兵力、装备、火力上并不占劣势的情况下被击败,但是客观来说,这种情况也是国内战场独有。到了朝鲜战争第四次战役的砥平里战斗,面对美军坚决的支援,火力和后勤都有明显差距的志愿军就吃了大亏,不但内线没能打下来(美军持续不断的空中火力支援和空投物资弹药、人员补充),外线阻击阵地也被美军骑兵第1师5团23辆坦克突破后增援到位,守军士气大振,这仗就打不下来了。

  最后当我看到题主顶着“王明”这个ID来提问我觉得还是有请李德回答一下怎么短促突击比较好。

  有人提到围点打援是阳谋,其实也未必,事先隐藏打援兵力,待援军接近再出击也是常有套路。

  说到如何破解围点打援,当然还是要提一个由为大家带来无数欢乐的国军所提供的经典案例:徐东大捷!!!

  1948年11月9日夜,自新安镇向徐州西逃的黄百韬7兵团4个军被华东野战军包围在离徐州仅40公里的碾庄圩。11日,蒋介石的救火队长杜聿明就任徐州前进指挥部主任,调集邱清泉2兵团、李弥13兵团、孙元良16兵团8个军,以16兵团2个军为预备队守备徐州,其余6个军于13日东进,预计一周内解黄百韬之围。华野方向则由宋时轮指挥7纵,10纵,11纵进行阻击。双方激战到数日,伤亡都很大。

  15日,华野集中2纵、12纵、鲁中南纵队及中野11纵4个纵队的兵力,自徐州东南的房村经潘塘向北迂回,意图攻击国军来援部队侧后。此后又下令正面阻击部队后撤,引诱国军前进。为围点打援做准备。

  结果16日凌晨,向侧后迂回的打援部队在潘塘迎面撞上了一支国军,而这只国军正是和华野颇有旧仇的—74军(重建)。

  原来杜聿明见正面进攻效果不佳,也在15日下令74军从潘塘至双沟迂回解放军侧后,结果无巧不成书,双方的迂回部队在潘塘撞了个正着。据传遭遇时正是夜晚,双方均以为对方是小股部队,不予恋战。结果在绕行过程中发现对方行军队列很长,随即展开混战(《亮剑》对此幕有描写)。双方激战至17日,华野四个纵队竟未能拿下74军。

  17日,华野正面阻击部队后撤,国军顺势推进。但潘塘之战已经让国军警觉起来,发觉解放军纵深仍有部队后就停止前进,转而攻击南部的狼山、鼓山一线,试图拉直战线。但是这不妨碍徐州剿总司令刘峙大加鼓吹,声称徐东大捷,全面击溃华野。

  国府一下沸腾了!自48年以来,国军在东北、山东、华北连连失利,太需要一场大捷来鼓舞人心。国府各大报纸纷纷卖住力气大吹特吹。

  19日,黄维第12兵团已进至蒙城地区,刘汝明兵团进至固镇以北,假如等到他们也加入徐东战场,这一地区国军兵力将集中到六个兵团,远超过华野的实力。围点打援的计划已经不可能实现,华野只能改变决心,全力歼灭黄百韬兵团。

  22日,邱清泉第五军经激战攻破大许家,离碾庄仅剩10公里。就在同一天,黄百韬兵团全军覆没,黄百韬身亡;也在同一天,徐州、南京张灯结彩大搞庆典,欢庆“徐东大捷”。

  小补充:有个回答里提到用平民打头阵,其实这个东西呢我们国军也是非常熟练的...但是效果并不好。

  在陈官庄之战中,徐州剿总办公室就组织了所谓“非战斗人员还乡队”,站在最前面打着白旗开路试图突围,结果嘛...

  (由主席表弟、原红一师师长兼政委、中共川东省委书记、军统局北方区区长、长沙绥靖公署办公厅主任,时任徐州前进指挥部中将副总参谋长的文强记录)

  围点打援是一个如何内线作战转外线作战,打好两线夹击的问题,是属于逆天级神操作,只要能做到这一点的统军大将,只要对手不是实在垃圾,古往今来就是妥妥的军神。古代最有名的案例莫过于李世民破窦建德王世充的战例。

  围点打援实操难度极大,张灵甫作为三大王牌叫嚣中心开花并非狂傲骄纵,而是极富大胆能一举吃得华东野战军主力,破中原战局颓势,为国军创下不世奇功的设想。

  奈何共军有高达,居然在国军数十万优势兵力的大军中穿插包围,既死死困住七十四师,又将外线驰援部队各个击破,如此逆天操控,后世人看到轻描淡写的四个字“围点打援”以为是什么武林秘籍,就好比我们对马球王煤球王率领球队在关键时刻以个人一己之力点线突破重重后防线这么简单战术赢得比赛一样,这不是战术,这是能力。

  围点打援,要求进攻方能在封锁包围圈的同时展开足够的打援部队,并仍留有预备队应对战场变化。使用围点打援战术意味着进攻方占有很大实力优势。换言之,就意味着被围点打援一方处于明显的实力劣势。战术总有破解的办法,实力上的劣势实在是难以破解。

  围点打援属于明谋,被围者明知道是人家是来打援的,却不得不中计。来援就打援,不来援就真攻点了。

  施展这个计的人是吃定了被攻方战斗力不如自己,找个机会一口气吃掉对方绝大部分兵力罢了。

  换到当时的时候,光头应该反省一下为何明明是自己优势在前,却被X匪在局部兵力上完爆了自己。

  1、围点打援不是一些人说的阳谋,而是阴谋,作为围魏救赵的一种表现形式,隐藏真实意图,以围点为表象,以打援为目标,以围攻大梁为表象,半路伏击庞涓为目的,甚至有一定的示弱表现,你要是百万大军围个碉堡,谁都不会来救,能够引来援军的关键就在于要让敌人认为可以救。这个打援的战役意图一旦暴露,这招就没用了,比如对越自卫还击时期的谅山之战,越军看破了解放军的围点打援意图,于是放弃了解救谅山的行动,最终解放军围点打援变成了攻城战。

  2、围点打援的关键在于绝对的力量(包含但不限于兵力)优势,一方面能够确保围住的点跑不了,另一方面可以抽调出强大的机动兵力干掉来援。这两个条件是不容易满足的,说白了,围点打援就是绝对的力量碾压。比如斯大林格勒会战,如果以围点打援的打法,那先进战俘营的应该是曼施坦因而不是保卢斯,但是当时的苏军显然实力只是能够堪堪围住第六集团军而已,所以解围的曼施坦因即使解围失败,至少也能全身而退,否则,如果苏军足够强大,那曼施坦因就要比保卢斯先进战俘营了。

  3、围点打援的目标并不是击退援军,而是彻底吃掉援军,这一点是很重要的,单纯的击退援军,只不过是反突围作战的一部分罢了,而只有吃掉或者以吃掉为目的的重创援军才能称得上是围点打援。

  1、首先就是可以洞察敌军真实意图和真实实力,如上面所说的谅山战役,不上当即可,点的损失不可能避免,胜败乃兵家常事。

  2、援军的绝对实力足够强大,一力降十会,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技巧都会失去意义,如果援军和敌军的实力对比达到了阿登战役中解围的巴顿军团的程度,巴斯通尼的围有什么好怕的,怼过去就好了。

  3、被围的点足够强大,甚至可以打出中心开花的效果,反包围,或者突围成功,也可以打破围点打援。

  4、围魏救赵,没错,就是这招,我能想到最好的办法就是这招,攻其必救,调动敌军,用我军的说法就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彻底破坏你的战役部署,夺取战场主动权,让你跟着我走,其实你怎么知道当年魏军把邯郸包围了是不是打着围点打援的主意呢?只是后来我们都知道庞涓被教做人了,也许正是围魏救赵破了他的围点打援也未可知。

  分兵迂回,拼消耗拼后勤粮草,礼拜攻势,磁性战术,范弗里特弹药量,加强侦查情报,坚壁清野。

  一。丢卒保车。宁肯丢失这个点,也不去救援。让企图打援者白忙活一场(见济南战役)。

  二。围魏救赵。你围我的点,我就去围你另一个点。逼迫你不得不抽兵回援自己的点。从而解救了我的这个点(见张家口战役) 。

  三。齐头并进。你围我的点。我不去专门救援这个点。我来个齐头并进,全面进攻。打乱你围点打援的战役部属。不得不分头迎战或转移(见四平战役)。

  总之,牛B的这一方永远占据主动,战场上具体实施什么战术都是牛B的这一方说了算。

  攻击方也许有兵力优势或野战优势,但随着时间推移,顿兵于坚城之下,敌暗我明,敌军暗中调集兵力、观察我军破绽,可以一击致命。而我军由于兵力分散,一旦受挫,指挥很容易陷入混乱,到时其余各部不攻自破,兵败如山倒。

  除非攻击方同时兼具兵力优势和野战优势,否则采取这种战术都是盲目自信,自取其辱。而且盲目自信又会导致轻敌,从而加重损失。

  刘备军因为缺乏据点、兵力分散,各部既不能据守又无法相互救援,于是陷入混乱。之后陆逊穷追刘备不舍,刘备指挥瘫痪、全军彻底崩溃。

  解放战争中的大同集宁战役,鳖军只有兵力优势,面对傅作义部精锐部队时并无野战优势。

  明金战争时松锦会战,金军相对明军援军具有强大的野战优势,和一定的兵力优势。洪承畴大军在宁远徘徊不前贻误战机,从而给皇太极留下了近半年从容集结兵力的时间,最终将其围歼。明军当时唯一的胜算就是立即以绝对优势兵力急攻锦州多尔衮部(4万金军)。

  参考傅作义指挥的大同集宁战役,典型的劣势方围魏救赵击破围点打援,当然有运气成分以及tg指挥员临场指挥失误的因素,但是着实是个好案例

  当时tg张宗逊指挥晋察冀和晋绥军区50多个团十几万人,围攻大同杂牌国军不到2万,同时沿着归绥(今呼和浩特,傅作义大本营)到大同公路的丰镇等地部署了打援部队,成熟时可以围歼傅作义的援军(不到4万),

  然而傅作义弱势兵力直接打了集宁,并且偷袭得手,进而向南可以包抄我大同的攻城部队。向东直接威胁晋察冀首府张家口。我军缓过神后反攻集宁眼看得手,张宗逊却突然调转主力去打来增援集宁的傅作义看家王牌101师,最终分兵作战两边都没打成功被迫退出战斗。

  谁敢按兵不动不变猪?我光头强一个电话打到前线调转炮口,把他指挥部砸个稀巴烂,强行变成烤乳猪好了.....

本文链接:http://dojooflies.com/gongchengdayuan/81.html

上一篇:攻城打援

下一篇:围点打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