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中心 > 攻城打援 >

第184章 攻城打援(二)

归档日期:06-22       文本归类:攻城打援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在合肥和商城全有战车大队,只要周围有什么动静,战车大队随时可以增援,一个联队固守六安让周围那些小股的游击队也不敢打六安的主意,这里当然很安全。

  古闲健最担心的是大别山区的独立师,但是三个月时间,翟勤除了小股游击队有些活动以外,什么军事行动也没有。

  也是,他们向六安,合肥这样的地方进攻,根本不是短期能攻占的,皇军的飞机战车就会让他们大部队失败,少量部队又没有用。

  原来皇军分守各县各镇,兵力分散,翟勤的游击队随时可以出击袭击皇军。出动大部队围剿不值得,小部队又不是对手,皇军损失不小。

  现在当然不怕,粮食没有收获,周围也没什么皇军惦记的物资,更没什么矿产,皇军当然是有东西再出动。根据司令的命令,就是在等着。秋粮收获,那时才是皇军出动的时候。

  对于翟勤的县政府官员和那些地方工作人员,鬼子根本不管,也不抓他们。让他们随便工作,那是在给皇军管理,省得皇军再去操心,这是多好的事,古闲健怎么会不清闲逍遥呢?

  霍山里根本没有军队驻扎,双方谁也不管这些地方,这里的只有翟勤成立的县政府和治安警察队在维护治安。鬼子也不闻不问,这里有他们的情报人员,有什么消息皇军能随时知道。

  朱卫山这时候就在霍山。他没有穿军装,身边的人也都不是军装。他对身边的副团长朱茂问道:“部队全到达没有?”

  朱茂说道:“已全部潜伏进来,霍山方向是第二游击中队负责,只是不知道他们是否能封锁消息?”

  朱卫山点头说道:“钟顺这小子是侦察队的,他比我们了解这里,恐怕鬼子潜伏的人一个也剩不下。不用担心,天一黑通知部队换装,我们没有重武器,全看工兵营的。命令下去,鬼子全都杀光,决死冲锋。”

  “明白”朱茂一个立正,转身出去。天渐渐黑下来,朱卫山脱下身上的衣服,换上军装,一边打绑腿一边说道:“小刘,打开电台和旅部保持联系。”

  通讯员答应一声。当天一擦黑的时候,从各家各户的房子里出来了很多军人,他们全副武装,立即集合。这是第二团的人,很多运柴草的车上,开始拿下机枪和迫击炮,但数量不大。

  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白天的时候,霍山还没有一个当兵的,但是眨眼之间两千人的一个团出现了。

  这是陈冬生他们的潜进计划,抓住的就是霍山这里谁也没有军队,就是有小股部队偶然到达这里,鬼子不会管的。

  要是大部队他们就会有防备。朱卫山的一个团全都换上便装,分批分次进入霍山,潜藏在百姓家里。虽然霍山是一个不大的县城,但增加两千来人,又不出来活动,还看不出来。

  朱卫山的行动一开始,钟顺的第二游击中队开始行动。独立师早就侦查好这些汉奸特务,根本不动他们。这时候突然下手,那些认为很隐秘的日本特务,什么也没弄明白就被处决。

  为了这一次胜利,钟顺下达了宁可错杀绝不放过的命令,并且派出暗哨封锁了霍山周围对外的通道。

  六安城里古闲健什么也不知道的情况下,独立师第一旅第二团完成集结,整装待发。

  天已黑了,朱卫山没什么啰嗦的,一句话部队出发,沿着鬼子修好的道路杀向了六安。漆黑的夜色中,没有火把,没有光亮,两千人的部队除了脚步声,什么也没有。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向六安扑去。

  两三个月的训练,新兵作战经验没有,但行军是毫无问题的。一个跟一个在星空之下,快速前进。以独立师的体能训练,日常跑步,这样的行军根本不算什么。虽然有些累,但几个小时时间,部队出现在六安城外。

  朱卫山说道:“第一营潜伏前进,接近鬼子外围阵地,手榴弹开道,攻击进入六安城下。范营长这回看你的。”

  范成得意一笑:“放心吧,朱团长。咱们早就把六安当成自己的。进城没问题,但能不能消灭鬼子可是看你们的。这里完事我要去第一团了。”

  朱卫山一笑,他才不怕郑小山呢!不过这家伙是个痞子,流氓打架有一套,动不动就和人单挑。全师的人都知道,他根本不像一个团长。笑笑不在乎的说道:“回去让他找我。你的人跟随第一营行动,第二营,第三营左右,团部机枪连跟上。”

  第一营长哈图根是蒙古人,长得人高马大,又有力气,但动作很敏捷。向后一摆手,第一营五百多人向前潜伏前进。

  也许是太平太久了,也许是没有得到任何警报,鬼子很大意。在城外的外围阵地上只有几个游动哨在来回走动,六安城里城外死一般的沉静。

  防守在城外的鬼子是第1大队。第9联队三个大队,只有在这面驻守一个大队,其他方面全是一个中队,

  那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中国军队除了独立师,哪家有胆子进攻一个联队驻守的地方?给他们一个胆子也不敢。

  因为天色漆黑,鬼子的哨兵也看不出多远。进攻的第一营有不少是新兵,所以他们很紧张,大气也不敢喘。就这样一寸一寸的向前移动,当距离阵地只有五六十米的时候,鬼子哨兵还是没有发现。

  哈图根打出手势,全营的人停下来,纷纷抽出手榴弹。几个射手举起了枪,哈图根的手重重放下。

  呯、呯、呯,几声枪响,站岗的哨兵全被击倒。枪声让睡梦中的鬼子惊醒,这是前沿阵地,不是驻防地。训练有素的鬼子翻身爬起来,立即抓起枪,进入战壕。他们看到的是近在咫尺的人影,还没等他们拉动枪栓开枪,这些人以冲进了三四十米的距离。

  当手榴弹落进阵地的时候,鬼子惊恐了,但他们无处躲藏。这不是一颗两颗,也不是十颗八颗的,鬼子正面阵地上三四十米远的一段距离内,手榴弹是冰雹一样落下,有远有近。

  这些人里面是新兵占多数,他们投出手里的手榴弹就卧倒,因为平时就这样训练的。都害怕自己撇的不够远,全都用出了最大的力气,有些手榴弹竟然飞出六十多米远。

  鬼子的防御阵地纵深也没有多远,这一段区域内被手榴弹覆盖。爆炸声此起彼伏,整个阵地被爆炸淹没。独立师手榴弹是很缺的,哈图根不想浪费,后面还有战斗呢!大喊道:“冲锋号。”

  夜空下,响起冲锋号的声音,这些战士不管是新兵,还是老兵,冲锋号不但是命令,更是让人热血沸腾的声音,全都大喊杀啊!冲向鬼子阵地。

  爆炸太过密集,这一段区域内鬼子死伤超过百分之六七十。残存的鬼子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被独立师第一营杀进阵地。平时的训练就在这时候能看出来,独立师的拼刺是集体作战,一个排哪怕一个班,也是一组人。基本是以排为单位,三十多人挺着成排的刺刀,身边指定有几把手枪和一挺轻机枪。

  这种结阵打法对于鬼子的单兵拼刺来说,是不法撼动的克星。第一营一旦突破进阵地,左右两侧的鬼子立即向中间集中想救援。但是他们刚刚放弃左右阵地,向中间集中的时候,正是翟勤独立师进攻战威力最大的时候。成三角阵型的攻击,两侧的两个营从左右杀进阵地,鬼子再想

  一个大队防守的正面阵地,轻易被突破,双方短兵相接。对于习惯拼刺刀的鬼子来说,并没有研究其他战术。对于古枪阵的攻击,也没有想过什么好的办法。

  按道理来说,弓箭是对付枪阵的最好办法。这时候是枪,射程,射速,都超过弓箭。但它也有一个局限性,那就是枪只能平射,不能抛射,而正面往往是自己的人,后面的枪不能射击。一旦前面的自己人倒下,那么不断前进的进攻方也近在眼前。

  机枪,手枪和刺刀的配合,是翟勤对付鬼子的最有力战术,今天又一次证明这个战术的经典性。一个大队一千多鬼子,面对三个营一千五百多人的进攻,一个攻击波都没挡住,阵地就被突破。

  大队长巴彦俊郎中佐气得差点没自杀,但他阻挡不了自己的溃兵后退。在短促进攻冲击速度上,皇军明显不行,被独立师第二团咬住打,鬼子不断倒下。

  本来这些进攻的新兵还很害怕,但是看到鬼子的狼狈样,早就忘记了害怕,意气风发呐喊着向前进攻。左右两个营哪甘示弱,几乎是比赛一样向前突进。

  六安城里的古闲健早就接到报告,他慌忙爬起来登上城墙,看着火光中败退的皇军,他连声高喊道:“向师团长报告,报告,独立师大举进攻。”

  但有一点他不能不想到,六安被占领,皇军的封锁圈被打破,再也无法困住翟勤,独立师可以进入皖中平原。

  看着后面追来的独立师,古闲健却不敢开门让第1大队撤进来。双方的距离太近了,恐怕打开城门让皇军进来,独立师也会杀进来的。

  他只能凶狠的下令,城上开枪阻击独立师攻城。他要坚持住,只要能坚持住,皇军飞机,战车就会出动,翟勤进攻的部队不过一个团的人,不可能是皇军的对手。

  古闲健决定把城外其他方向的部队,撤进城里坚守六安,等待援军。但城外的鬼子第1大队确有些懵了,城上的皇军竟然向他们开枪,不让他们进城。

  看看身后追上来的独立师,巴彦俊郎中佐绝望了。身为大队长,他又怎么会不明白形势,这完全是没办法的事。他下令鬼子反冲锋,进行自杀攻击,和独立师拼了。

  鬼子拉响身上的手榴弹,嚎叫着向回冲。这个情况可把哈图根吓一跳,大喊道:“开枪,机枪扫射,不能让鬼

  独立师第一营不追了,停下脚步举起枪开始射击。保护刺刀阵的机枪,手枪一起开火。鬼子就像是自动往子弹上冲一样,当有几个命大的鬼子冲进来,身上的手榴弹爆炸,给第一营造成伤亡的时候,鬼子一个大队倒在了六安城下。

  这些鬼子的牺牲给古闲健大佐争取了时间,他调兵增援南城方向,布置好阵地,等着独立师进攻。迫击炮和步兵炮准备好,机枪,步枪布满了城上,古闲健相信只要独立师进攻,没有大炮的他们,就得饮恨在城下。

  范成终于跟了上来,向后摆摆手,几个士兵开始在地上寻找,很快在一些地下找到了当初他们的布置。立即用起爆器和电池连接上,范成的手重重的放下,士兵也压下了手里的手柄。

  地动山摇爆炸声响起,六安城被硝烟淹没。城上的鬼子没有被炸死多少,但他们被塌陷的青砖砸伤很多,鬼子城上的阵地几乎不存在了。

  古闲健大佐在泥土灰尘中爬起来,他搞不明白,翟勤一贯在占领过的城市城墙上安置炸药,以便他再次进攻。六安被攻陷过,后来独立师撤退,古闲健派出士兵,对城墙进行了严密的搜查,确实在城门和墙上搜出一部分炸药。这让古闲健十分耻笑翟勤,这样的战术用一次还行,用两次三次皇军是傻子吗?

  由于炸药已搜出来,所以古闲健很放心,这一次把他的兵力摆在城墙上,准备坚守六安。但他怎么也想不到,他搜出来的炸药只是很少的一部分。

  这是一个心理战术,而在日军挖出的炸药下面,还有数量更大的炸药。这一点一般人是不会想到的,认为炸药已发现,当然也就没问题了。

  古闲健怎么知道翟勤从来没认为鬼子傻,也没小瞧过鬼子,当然也能想到鬼子会搜查自己占领过的地方。工兵团的人一研究,想出这个办法,在上层炸药下面,又有更多的炸药,布置成单独的引爆线路。而把这个引爆线路设置在城外。

  就是有这样的布置,陈冬生和杜会才有把握攻占六安,鬼子不增援就消灭第9联队,增援他更倒霉。

  范成他们启动了二套爆炸设置,由于这一次炸药要埋得深,对鬼子照成的伤亡并不大,但彻底毁坏了古闲健大佐的防御阵地。碎石,砖块飞舞,城上一片混乱、

  又是一声巨响,六安城门被炸开。同样的道理,城墙有第二套安排,城门又怎么会没有。六安城门在爆炸中粉碎,哈图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带领第一营在鬼子城墙上一片混乱,没有防守情况

  古闲健已不是愤怒,也不是恐惧,他是迷茫。和翟勤作战,怎么皇军会这么弱?每一次翟勤想怎么干就怎么干,而且每一次都是事先安排好的,难道他能知道皇军怎么想的吗?

  军事行动计划可以用情报员,用奸细探听了解。但皇军脑袋里怎么想的,他也能知道?这就让人难以相信。

  翟勤的兵已杀进来,分守四面已经成问题,根本也不可能。古闲健不会轻易退出六安,他下令部队向中央集中,进行固守等待援军。只要天亮,翟勤绝对是失败的下场。

  陈冬生进城了,第二团以控制了三个方向,没有封锁北城门,但古闲健并没有逃跑。陈冬生对参谋长说:“传达我的命令,部队做有限进攻压缩鬼子,不要消灭他们。”

  杜会一愣问道:“为什么?”刚一问出嘴就明白了。自己线联队鬼子还会增援吗?连忙立正说道:“是,我明白了。”

本文链接:http://dojooflies.com/gongchengdayuan/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