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中心 > 攻城打援 >

转载]解放军经典战术之穿插迂回_看山似水的博客_新浪博客

归档日期:07-09       文本归类:攻城打援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穿插和迂回其实是两种不同的战术行动,但其根本目的都是深入到敌后作战,所以经常被综合运用。这种战术并非解放军所创,早在冷兵器时代就曾被运用,但是解放军绝对是这一战术的发扬光大者,研究战争文献的人会发现,解放军的许多战役、战斗指示中几乎都有这样的语句“你部应以迅速勇猛之穿插,插入敌后,分割围歼之”,可见解放军对于穿插迂回战术运用的频繁程度。今天我们就来介绍这种令解放军所有对手闻风丧胆的“穿插迂回”。

  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是战争中的不二法则,也为解放军所极力推崇,从红军时期到建国后的反击作战,解放军将这一原则发挥的淋漓尽致。但是,在具体作战中,敌我双方都在寻求这种优势力量的形成,这就为单方面集中兵力增加了难度,特别是在战役层次,解放军很难在一次战役中形成所谓的绝对优势,在这种情况下,解放军通常是以“分割包围、各个歼灭”为作战指导思想,将优势之敌调动、分割为几部分,而后将自身整体力量转化为局部绝对优势,逐一将敌歼灭,穿插迂回就充当了实现这一作战指导思想的重要手段。解放战争中的鲁南战役将这一点体现的最为明显,1947年1月山东、华中野战军集中了27个团的兵力,准备在鲁南地区歼灭军整编第26师和第一快速纵队,整编第26师系中央军战斗力较强,而第一快速纵队是被誉为“国军精华”的一支坦克部队,更为复杂的是在这两支部队附近还有军整编第51师和整编第33军,因此在兵力方面解放军没有形成传统上3比1的进攻优势,在战斗力上解放军没有任何反装甲作战经验,全歼敌军困难很大。但国军愚蠢的战场布势却帮了解放军的大忙,当时整编第二十六师和第一快速纵队分布在西起峄县以东的傅山口、东至卞庄(今苍山县)的峄临公路两侧,摆起了“一字长蛇队”首尾长达25公里。象粟裕这样在华东战场玩了十几年“穿插迂回”的战术大师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迅速将部队分成左右两个集团,分别以一部兵力向石龙山、向城、兰陵、小忠村等处实施多路穿插,从1月2日发起攻击,至1月3日晚解放军即完成对当面之敌的分割包围,并通过各种穿插手段切断了与友邻51师和33军的联系,尔后解放军按照先弱后强的顺序,首先集中主力歼灭整编第26师各部,尔后合兵一处将快速纵队全歼。仅用三天时间歼敌3万余人,缴获坦克10辆。

  当然,解放军对任何一种战术的运用都是非常灵活的,即使在整体力量占绝对优势的情况下,也同样大胆使用穿插迂回战术,以此来加快作战进程。辽沈战役中,东北野战军在顺利结束锦州作战后,集结几十万雄兵回师辽西平原,向廖耀湘的第9兵团发起攻击,一改谨慎作风,冒着打乱建制,失去联系的危险,实施了解放军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穿插作战,看过《大决战》的观众一定会对这句话印象深刻:“告诉部队,纵队不要去找师、师不要去找团,大家都去找廖耀湘就行了”,几十万解放军依照这个命令,整师、整团向溃退之敌实施穿插迂回,可怜国军这支绝对的主力兵团,在辽西平原被分割的七零八落,十几余万人仅用两天一夜即被全歼,难怪受过美国军校教育的廖耀湘在被俘后依旧报怨这些“土八路”不懂战术,用“巫术来打仗。

  长期处于装备劣势的解放军在作战中习惯于以巧取胜,极力避免硬碰硬的消耗战,穿插迂回战术的大量运用就是在这种思路下产生的,解放军在进攻作战时充分利用对手的防御间隙和翼侧,实施各种规模的穿插迂回,使对手腹背受敌,到处挨打,轻则打乱部署,重则被断后路,这样极大减轻了正面主攻部队的压力,这和今天流行的“全纵深作战”思想不谋而合。在以线式作战为主的半机械化时代,解放军能有这样的思维方式不能不说是一个创举,今天军事理论家们所提出的“没有前方和后方之分”的“非线式作战”,早在几十年前就被那些根本没上过军事学院的解放军指挥员所实现了。虽然不能说解放军的战术思想多么超前,但至少在穿插迂回方面,绝对领先五十年,当全世界为海湾战争中美军的“左勾拳”行动而兴奋不已时,可能只有中国军人表现最为平静,因为单纯从战术意义上讲,这种行动只不过是解放军一个传统套路。如果非要用类似“左勾拳”这样唬人的称呼来命名战役迂回的话,那么解放军的战史会变成正宗的少林拳谱。

  解放军在一次作战中不只进行一次穿插迂回,而是从战役到战术甚至是单兵的多个层次的实施,以此来实现真正的全纵深攻击,再牢固的防御体系也经不起这么折腾。这种优良的战术传统一直保持到了1962年对印反击作战,1962年11月18日解放军东线反击部队在攻歼西山口、申隔宗印军的战斗时,提出了“打头击背、斩腰剖腹”的打法,这是明显具有解放军特色的“全纵深作战”,作战部署中有1个军分区、2个步兵团担任3个不同方向的穿插迂回任务,但这些都不是这场战斗的亮点。战斗中步兵第五十五师一六三团担任向西山口方向的穿插任务,在穿插途中,该团九连四班副班长庞国兴因夜暗与部队失去联系,深入敌后、地形不熟对于掉队的战士是件可怕的事,但是这位副班长却充满了天才般的想象力,他召集起另外两名掉队战士,组成了临时战斗小组,继续执行穿插任务,他们凭着过硬的军事素质和良好的战术素养在印军防御部署内东打西冲,连续夺取印军两个炮兵阵地,歼灭印军7人,缴获加榴炮7门,在沿公路追击几个逃敌时又缴获汽车4辆,当他们发现附近山上一股印军向我军主力射击时,身为团射击标兵的庞国兴一个点射毙其军官,不但打散了敌军还找到了主力,而他们手中的唯一武器就是56式冲锋枪,真可谓奇迹。庞国兴这个单兵级的穿插分队深入印军纵深7.5公里,打乱了印军的纵深部署,极大迷惑了印军的判断,为主力向纵深发展做出了很大贡献,尽管这不是一次有计划的穿插行动,但足以看出解放军官兵对这一战术的领悟程度。只是奇怪这样的天才怎么才当了个副班长!

  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让人们知道了一个新的战法,那就是美军极力鼓吹的“瘫痪战”,以及其不太成功的“斩首行动”,其实中国早就有“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的古训,解放军同样明白这个道理,从那些成功的战例中我们会经常看到,解放军的穿插迂回战术多次用于对敌指挥机关、要害部位的打击。客观的讲,“瘫痪战”思想确实是一种极大提高作战效费比的方法,现代系统论告诉我们,世上万物都成系统,而任何系统都有其关节点,打击这些关节点就会迅速瓦解它的体系,在作战中更是这样。但是如果仔细分析我们会发现同样是这种“瘫痪战”思想,美军是通过其技术手段来实现的,依靠强大准确的打击打量,而解放军则是通过战术手段来实现的,依靠犀利勇猛的作战行动,这又走进了西方重技术,东方重谋略的怪圈。一贯拥有技术优势的美军认为“现代战争是一场计算成本的战争”,所以用精确武器来降低成本,颇有同感的解放军在几十年前却只能通过战术手段来实现,穿插迂回正是为技术上无法精确打击的解放军提供了战术上精确破击的方法。

  这一点用辽沈战役中的胡家窝棚战斗来说明可能最为恰当,前文我们介绍了1948年东北野战军对廖耀湘兵团实施大规模的穿插追击,在下达命令后的第二天,即11月25日晚,东野三纵七师21团8连的一个排突然穿插至胡家窝棚地区,面对天线林立的这个小村子,指挥员以为至多是个敌军团部,谁知道一个冲锋打进后戏剧性的场面出现了,面对满桌的,最有文化的解放军战士只认出了“廖X湘”这两个字,尽管“耀”字对于穷苦出身的战士显得有些复杂,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推断出这是廖耀湘的兵团指挥部,随即向上级报告,尽管这个排的战士除一人重伤外其余全部牺牲,但是这个小小的排冲锋却对整个战役进程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廖耀湘在被俘后承认:“解放军第三纵队及其以北的友邻部队第一棒就打碎了辽西兵团的脑袋,同时也打碎了新三军、新一军及新六军三个军的司令部。”如此看来,东北野战军能如此迅速歼灭这支重兵集团也就不足为奇了。

  和廖耀湘同样不幸的还有美军大名鼎鼎的“北极熊团”。“北极熊团”是美军步兵第7师31团的绰号,它因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成功攻入俄国西伯利亚而获此殊荣,然而就是这样一支精锐部队也对志愿军的穿插迂回无可奈何。1950年11月,志愿军发起第二次战役,志愿军第27军集中4个团的兵力向配置在新兴里的“北极熊”团发起攻击,战斗中,志愿军充分发扬我军穿插迂回的战术传统,迅速割裂了美军的作战部署,其中担任穿插任务的238团4连艺高人胆大,利用美军部署的间隙,直扑该团指挥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捣毁美军指挥所,毙其团长、夺其军旗,一举瘫痪了该团的指挥系统,为全歼这支王牌团力拔头筹。按照当时敌我力量对比,志愿军一个军通常只能歼美军一个加强营左右的兵力,曾形象的指出这种战法叫“零敲牛皮糖”,但是新兴里一役却创造了四个团成建制歼灭美军一个加强步兵团的光辉范例,这在抗美援朝作战史上也仅此一次,穿插迂回战术在其中功不可磨。

  除此之外因革命样板戏而天下闻名的“奇袭白虎团”也是描写1953年金城战役中,志愿军第68军第203师穿插营在直木洞以南地域,袭击南朝鲜首都师第1团的作战。由此可见,解放军的穿插迂回战术真正实现了战役、战术层面的精确打击和体系破击。

  由于穿插迂回行动往往是利用敌人部署的间隙和翼侧,一旦为敌所察觉就会陷入敌军的重围之中,因此作战行动的隐蔽性和突然性是穿插迂回成败的关键,而突击的速度又是达成战役突然性的基础,任何一支成功实施穿插迂回的部队无不以神速而著称。朝鲜战场上著名的三所里穿插给38军赢得了“万岁军”的美誉,而其中113师的神速穿插更是可圈可点。根据志愿军总部第二次战役的总体计划,1950年11月27日晚第38军从德川向西、西南两个方向实施战役迂回,一路为军主力两个师由北路向军隅里推进,一路为该军113师由南路向三所里方向穿插,38军的行动对于第二次战役全局十分关键,特别是113师的穿插,直接关系到整个战役企图能否实现的问题,因此受到从志愿军总部各级的关注,令人担心的是,113师在穿插途中且战且走,一度失去了与上级的联系,但这支当年从白山黑水打到天涯海角的王牌部队不负重望,击溃了阻击敌军,骗过了美军飞机,全体官兵忍受极度疲劳以14个小时强行军72.5公里(图上量算),先敌五分钟到达预定地域,为实现战役合围立下了头功。单纯讲这个14小时和72.5公里可能不会引起你的任何注意,但是如果告诉你在海湾战争中美军的“左勾拳”是使用坦克装甲部队,其平均每小时攻击前进的速度,第7军是2.4公里,第18空降军是4.1公里,而志愿军完全是步兵作战,还在穿插途中先后打垮南7师、土耳其旅、美25师、英28旅各一部的阻击和骚扰,称其为神速毫不过分,难怪有人评价说,有史以来步兵从未如此辉煌过。38军的这次穿插甚至给美军打出了心理阴影,第四次战役后,王近山所部第12军被调至东海岸整训,从美军的视野中突然消失,造成美军习惯性的惊惶失措,以为12军又不知从什么地方插进来,派出大量特工侦查,可见38军这一役的余威未尽。

  当然穿插作战毕竟不是赛车,光凭速度是不够的,必须要有古人所说的“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战术素养才能真正实现突然性的要求。1962年对印反击作战中,解放军设计了两次极具想象力的穿插迂回。

  一次是被称为“克节朗雪火突击”的全歼印军第7旅的战斗,1962年10月20日印军第7旅在克节朗地区完成防御部署,从未和解放军交过手的印军沿河谷和山地组织防御,而且各战斗部队之间空隙极大,这样的态势简直就是为擅长穿插作战的解放军搭好了舞台,但是印军这样的部署不是没有道理,因为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高原地区,很难有人能从各战斗部队之间的雪山上通过,更何况是携带装备的部队。解放军从来都是战争奇迹的创造者,担任攻击任务的藏字第419部队和步兵第11师不仅翻越雪山对印军第7旅实施了战术穿插,还在夜间徒涉雪山化水的克节朗河,向第7旅后方实施了深远穿插,所有行动做的干净利落,完全出乎了印军的意料之外,以至于当战斗发起后,印军才发现解放军的进攻不是来自预想的克节朗河北岸,而是他们侧后西南方向的海拔更高的山上。所以这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跟随蒙哥马利征讨过隆美尔的印军王牌竟然在24个小时内被全歼。

  另一次穿插发生在随后的邦迪拉战役,印军指挥官巴克沙.辛格中将固执的认为克节朗的失利是一个意外,在如此高的海拔地区作战我军必沿公路轴向推进,而不可能在人迹罕至的雪山间实施穿插,不知道是这位中将昏了头还是有意给解放军“放水”,居然在解放军面前摆起了“一字长蛇阵”,在色拉山-德让宗-邦迪拉沿线个旅的兵力,首尾相距60英里,收拾这种阵形我军那是颇有心得,关键在于能否打破雪域不可穿插的神话,在当地藏民的指点下,解放军发现了一条由北向南直插德让宗和邦迪拉之间班登的小道——贝利小道,于是组织了一支1500人的穿插部队经过6天5夜的艰苦行军,翻越海拔4870米的山口,神兵天降般出现在班登,在印军长蛇阵的腰上打进一个楔子,印军的全线溃退便是意料之中的事了。

  当然解放军的穿插迂回也并非每次都能得手,在对越自卫反击作战中我军也有许多失败的穿插,其原因大都是地形不熟没能按时到达,或是暴露了作战企图。

  穿插迂回是一种攻击力极强的战术,任何与解放军交手的军队无一例外的都在此“翻船”,这种战术强调连续攻击、出其不意,追求割裂部署、断敌退路,通常是实施战役合围和分割的前奏。从近期几场局部战争的实践表明,拥有技术优势的美军同样开始大量运用这一战术,这正是解放军这一战术强大生命力的体现。可以预言,这种给解放军带来无限光荣的穿插迂回战术还将继续出现在未来的信息化战争中。

  内容摘自杂志《世界军事》,编辑:金昊,,是为了纪念建军80周年,《世界军事》发的系列文章之一,这一篇叫《解放军经典战术之穿插迂回》,这一系列的文章还有

本文链接:http://dojooflies.com/gongchengdayuan/158.html